再谈印刷业的绿色生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3932666(电子商务部)
0371-63958808(商务印刷部)
0371-63956290(业务部)
0371-63958392(办公室)
传真:0371-63955558
邮箱:rgdzswb@163.com
地址:郑州市二环支路35号
业务咨询:QQ 497403116
郑州印刷厂,河南印刷厂,郑州印刷公司,画册设计,郑州包装,书刊印刷,瑞光印务,河南省瑞光印务股份有限公司
行业动态

再谈印刷业的绿色生产

发布时间:2017-04-11   |   发布人:管理员  |  浏览次数:4

  就在2016年末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北京、上海这两个大城市的印刷企业先后出现了涉及面颇广的区域性震荡,先是北京地区因出现严重雾霾,地处亦庄的十来家规模化印刷企业被责令停产,以至出现先前承接急待出货的业务只能发到兄弟省市去印刷。上海则出现个别地区集中查封没有环评证书的印刷企业的情况,而且不问使用传统印刷工艺还是数字印刷工艺,通通被责令停业整顿。时近新春,是关闭企业,遣散员工?还是申请补办,通过治理达到有机挥发物排放标准?弄得企业经营者如热锅上的蚂蚁。事实上,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珠三角地区。

  出现的这些情况告诉我们:如何保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如何加强环境保护是到了非得理清思路,选择合理路径的地步,不从现状出发,最终结果可能是既没有做好保护环境的工作,又干扰了印刷行业争取在“十三五”末实现由印刷大国到印刷强国的梦想。

  已有千年历史的印刷业需要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环境

  自从北宋的毕昇发明泥活字印刷至今已有千年历史,如从东汉蔡伦发明造纸术算起离今更有近2000年之遥,这两者的结合构成了今天的印刷术。印刷以传播信息、美化生活为己任,以至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说过:“据近世文明言,生活之物质原件共有五种:即衣、食、住、行及印刷也。”他还说:“印刷为近世社会之一种需要,人类非此无由进步。”习近平总书记也写下了如下一段文字:“智慧的中华民族发明了造纸术、活字印刷术,这两项重大发明,既使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得到广泛传承,又使中华文化得以同世界交流,向世界传播。”自然,互联网的出现与普及增添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印刷在这方面的作用有所下降,但决计没到可有可无的程度,澳大利亚不就把“让印刷成为荣耀”作为一句激励行业继续向前发展的新口号?

  事实上,自古至今高度评价印刷业地位的人士不胜其数,从革命导师马克思到哲学家培根,从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到法国文学大师雨果,但为何至今印刷到似乎有点成了不待人见的过街老鼠,发达城市予以驱离,银行惜以贷款,专业院校招生变得困难,似乎不用“传媒”二字取代“印刷”,要招徕或留住理想的学生就较少可能,这难道正常吗?

  毫无疑问,印刷生产过程中存在着有机挥发物排放的问题,原因在于为了保证一定的印刷速度,部分材料使用了易于挥发、有助于快干的溶剂,这对环境确实带来了负面影响,但这一状况在全社会有了认识与得到重视后正处于改变中,尽管这客观上将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这不应熟视无睹。

  再则,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正鞭策着印刷行业必须顺应市场的这一变化,加速行业的转型升级。至今为止,无论是发达国家或是发展中国家对印刷业的制约并未如我们一般高调。以美国的行业观点论:经过注册存在于世的企业应该是合乎现行环保标准的企业,至于绿色印刷并非仅是指生产过程中的绿色,而是指整个产业链能做到可回收再利用,这会是一个过程而非欲速即可达。何况部分印刷企业缺乏环评也并非企业不愿做,而是在行业发展过程中,由于认识上的不足,当时并没有这方面的要求,现在一股脑儿地把责任都归咎于企业并不妥当。

  为了印刷业的可持续发展,澳大利亚印刷业喊出了“让印刷成为荣耀”的口号,中国的印刷业也需要继续在转型升级上发力,让印刷在传承文明、美化生活、丰富市场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印刷生产当然需要绿色,这会是一个过程而非一蹴而就,这需要整个供应链的努力而非只是抓住印刷企业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在现代社会中,缺少了印刷的市场将会怎样?我们不可想象,对这个行业我们还是应该给予应有的尊重。

  从要求行业协会帮助地方的工业园区“招商引资”到现在提出“腾笼换鸟”,把印刷视为导致环境污染的祸首,前后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不待见”印刷的事件起步于2016年初的北京,而后又不知凭借什么尚方宝剑直接把印刷归至“高能耗、重污染”行业,明令印刷与钢铁业一起不得参与该市组织的蓝领职工技术能手竞赛,但事实是:在世界技能大赛上印刷却是正儿八经的“角”。至于,在制定《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时把印刷业的四大工种列入倒扣分行列,让员工来承担企业的责任。

  其实,什么是首都功能区所需或不需的产业,完全是北京市的问题,即便因为印刷有着很强的地域因素,北京又是中国的出版业重镇,如此定位还有着可商洽之处,但外界可以理解,兄弟省市对此也没有发言权。问题在于北京是中央政府所在地,所作所为的涟漪效应很大,各地的跟进效仿是惟恐不及,就让印刷企业变得很难招架。政策落地的结果,各地针对VOCs排放确定的不同收费标准实际上成了经济相对落后地区招商引资的又一面旗幡。本是为了有效减少有机挥发物排放,为的是提升环境质量,但不同的排放收费标准恰恰完全有可能最终失去所追求的目标,这是应该引起警惕的。

  不同地区确定的VOCs排放收费标准不一,客观上引发了企业的搬迁潮,这并非是企业的市场追求,只是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但是搬迁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比如,搬迁后如何保持与客户间的良好关系?搬迁过程中如何确保不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生产?搬迁后如何保证企业的优秀员工能够继续留在企业工作?有个别企业因为外迁距离较远,甚至引发本地职工不愿前往,企业还得拿出大量现金来支付员工的离职费用。由此看来,企业开展搬迁工作必须得综合考虑得失,从长计议。

  如果仅是把印刷定义为非首都功能区行业就不至于引起全国范围对印刷业的误解与“边缘化”。客观的说,由于转型的需要,也由于为了规避印刷在他人眼中的负面效应,不少企业已经开始走非印刷化的道路,向传媒、文化、数字、科技等更为宽泛的方向靠拢,这固然有着适应社会向前发展、印刷行业也应该与时俱进的原因,但也不排斥包含有规避社会负面影响的因素。

  其实,即便是印刷,因为生产工艺不同,使用的材料不同,同样有着VOCs排放治理与排放完全达标两种情况,比如水墨柔性版印刷与数字印刷就属于不存在或微量存在VOCs排放,现在一股脑儿地予以关停,客观上还涉及到员工的生活出路问题。

  强调印刷企业的环境问题,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营造环境友好的社会氛围,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我们应该在这一正确指导思想的指引下,认认真真地做好这项利国利民的工作,而不是头痛医痛脚痛医脚,待到哪一天发现印刷难以满足市场需要时再来强调印刷业的发展问题,这不应是我们的办事风格。

  环保应该走源头治理的路

  在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编辑出版的《中国印刷产业技术发展路线图(2016-2025)》一书中,提出了“以源头削减和过程控制为重点,兼顾末端治理”的印刷业有机挥发物排放治理方针,这是有道理的。因为问题反映在印刷产业链的末端——印刷生产端,但强调印刷企业的治理恰是治标而不治本,他们是现有原辅材料的使用单位,原辅材料的不环保,希冀通过印刷企业的治理来解决问题属于舍本求末,相反,如果从原辅材料的源头抓起,显然,印刷生产过程就很容易做到环保。

  实际状况也是这样,如果企业采购的设备能耗相对较低,采购的原辅材料符合绿色生产要求,那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印刷生产过程的VOCs排放问题,也省却了企业在治理工作上的投入。现在是注重末端治理,印刷企业不得不加装治理装置,结果不仅是治理阶段需要增加投资,即便是治理设备投入使用后依然存在着能耗、零备件更换与养护的成本,极可能VOCs的排放是下来了,但能源的消耗量却上升了,碳排放增加了,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强调印刷业的环保要从原辅材料抓起,首先就要求指导思想上从重在抓印刷企业的治理转向重在抓符合绿色印刷要求的原辅材料产品的研发与生产,这需要有足够投入,也需要政府给予必要的重视与支持。

  相对而言,绝大部分环保产品在起步阶段的市场售价总要高于普通产品,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生产企业出于降本的考虑总会选择达标但价格相对较低的原辅材料,但印刷品的需求方不会为产品的绿色生产买单,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出版社欢迎柔印印刷少儿读物,但前提是印厂自我消化新增成本,由此造成的成本倒挂显然不可能长期持续。但一当国家明确要求印刷生产必须使用绿色耗材,那印刷企业就多了与客户论价的筹码,适当上浮印刷工价也就在情理之中,印刷企业也就会更多一份社会责任感。

  总之,由城市雾霾引发的全社会对有机挥发物排放的重视是近期的事,从认识到采取合理的方式去解决已经存在的问题需要有个过程,欲速不达,简单地关停印刷企业并非是最佳举措。上海有一个区采取先行市场登记摸底,而后留出长达几年的解决问题的时间,如果缺乏环评报告,那就争取完成环评或是向有条件做集中治理的工业园区搬迁;如果思前想后感到还是退市,那就在这个时段完成企业员工遣散与设备的处置,这样操作,企业会感到更实在与踏实些。

  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把好事办好同样需要智慧,需要我们不断地总结经验,争取在改善环境的同时也能获得广泛支持。


【文章来源:科印网】 【打印本页